【评论】美对华大打贸易战 双边贸易却不降反升

中美贸易今年仍持续增长。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前8个月,中美双边贸易额创同期最高纪录,达4703.2亿美元,同比增长36.6%,比中国全球贸易增速高2.4个百分点。特别是对美出口,比美方加征关税前2018年同期的历史最高水平增长16.7%。全年中国对美出口将超过5500亿美元,比历史最高的2018年增长15.8%或更高。双边贸易额则将超过7000亿美元大关。

拜登上台后延续特朗普对华贸易“封锁”、“制裁”和“脱钩”政策,而且在某些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中美关系不降反升,不像美方所期望的那样,中国对外贸易收到削弱,甚至陷入困难境地。不论特朗普,还是拜登,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出于什么动机,在对华问题上都有各自的“如意算盘”。可是事实证明,从来就不会打算盘的美国人,是打不出“如意算盘”的。

美国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受害者首先是美国商界。美国加征中国商品关税

给美国带来重大损失。穆迪公司称,关税的92.4%由美国进口商承担。牛津经济研究所估计,对华贸易战使得美国2018-2019年 GDP 减损0.5个百分点(1080亿美元),损失24.5万个就业机会,家庭实际收入减少880亿美元,美国公司市场资本化减少1.7万亿美元。关税又加剧了美国通胀,2021年5、6、7三个月消费物价指数连续同比上涨5%以上。如果中美贸易战继续升级,今后5年美国GDP将合计减少1.6万亿美元,就业岗位将减少73.2万个。美方关税大棒及“筹码”之说由此沦为笑谈。

拜登延续特朗普的对华对抗性政策,不但保留了对华加征关税,而且扩大了对中国官员和公司的制裁,拜登政府在对华接触和贸易政策上又缺乏清晰度。近来美国商会、美中贸委会等主要商会组织进行了密集的游说,8月份,致函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财长耶伦,敦促拜登政府重启对华贸易谈判并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美中贸委会表示,其成员企业最大的关切是两国关系的恶化给企业经营带来了重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对华关税给美国经济和家庭带来了严重损失。

美国执政者,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其制定的内外政策,往往不是以美国的真正切身利益为出发点,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基于政治、党争及受到扭曲的所谓“民意”的考虑。民主党虽然不认同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大范围加征关税。但其出发点是认为它舍弃了更重要的目标,即人权、价值观及经济体制问题。而拜登如果取消或降低对华关税,则会给共和党找到口实。对拜登来说,最重要的是确保2022年中期选举不要输掉两院。因此,他采取模糊策略,一是拖;二是以加征关税作为“筹码”压中国在经贸体制做出让步。

中美经贸关系的结构,是基于全球供应链中两国企业复杂而牢固的互补关系,它的形成和发展符合客观经济规律,不是美方对中方的恩施。两国商界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往来是不可阻挡的,中美双边贸易持续增长的趋势也不是美国少数政客能够改变的。在中国的美国商会的白皮书显示,三分之二的会员企业将中国视为优先市场。美中贸委会的白皮书显示,被调查的会员企业有95%在2020年实现了在华盈利,3/4的企业认为在中国盈利前景好于全球,或与之持平。美国某些政客和精英操作和经营舆论,制造对抗中国的“民意”,并拿这种“民意”来达到政治目的,可能得逞于一时,但别指望得逞于一世。

中美经贸关系的起落,离不开整个中美关系的大环境。当前中美关系大环境还在恶化,经贸关系不可能独善其身。而美国的贸易政策建立在“五大支柱”上。第一个支柱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其中包括视中俄为战略对手。这一大方向不改变,中美经贸关系就难以改善。

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主要区别在于,拜登反对单边遏制及逆全球化举措,而是高调回归多边主义,通过修复盟友关系、联合盟友制衡中国在全球重要领域的影响力,持续加大技术封锁,维护美国技术领先优势。拜登政府维持“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总体基调不变,在对华政策尤其是经贸政策选择上,以更为灵活多变的取态,拉拢盟友遏制中国,形成对华高压围堵态势,将中美关系从高频贸易摩擦引向全方位战略竞争。中美两国实力不断接近,美国不会轻易放弃甚至会变本加厉升级对华战略围堵攻势。

2021年9月12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